NEKOBEER

【太中】恋哭癖[R18]

空青不是药:

八百年不开车的司机被逼上路啦/完全被逼良从娼的(buni/太中/OOC/R180
 
关键词:恋哭癖/双宰一中/捆绑/双龙/下药/道具
  
*为了方便区分,十七的宰称为太宰,二十四那个叫太宰治
  


求求你不要屏蔽了!!


后排艾特 @Lucifer  @白魁
控诉逼良从娼的两个!!!!我有八百年没开车了!!!而且!!!上一次还是假车!!!!
爆哭


 

【文豪野犬】【双黑/太中】王子的宫殿里住着人鱼

辰十tatsujuu:

如题,是童话梗,王子宰×人鱼中的故事,最近非常想吃甜甜的小故事,心血来潮摸了一篇。


——————


         “……在冥冥中她吻着这位新嫁娘的前额,她对王子微笑。于是她就跟其他的空气中的孩子们一道,骑上玫瑰色的云块,升入天空里去了。”
  侍女合上了手中的书本,朝着围坐在她身旁的孩子们温和地笑笑,示意这个故事结束了。待孩子们纷纷散去后,漂亮的姑娘站起身来,才发现了一直在站在角落里的男人。
  “《海的女儿》吗?”那人从树木的荫影下走出来,褐色的头发稍微有些卷曲,一张称得上是祸国殃民的脸上总是挂着那副绅士又随和的笑容,白白让人徒增好感,只是身旁莫名有一种气势,让人亲近不得又无法疏离,余下的便是七分的尊敬与畏惧——王国里的人都传说他们的王子是个神一样的人,其中有不少人见已经识过了这位年轻王子的完美容貌以及无上智慧——这使得这个国家上上下下都对他们未来的君王充满了期待与敬畏。
  男人意味深长地摸了摸下巴,两片薄唇轻轻开合吐出好听的话语,语气却是玩笑着,眼底的笑意更深了。
  ——“真是有趣啊。”
  侍女有些疑惑,她低着头想了一会儿才犹犹豫豫地开口:“殿下,这其实是一个凄美的故事……”
  “啊,我知道。”王子的身材高挑,此时他低下头笑眯眯地看着矮他一个多头的女孩子点了点头,一双桃花眸里眼波流转,后者的心神就悉数被敛了去,愣愣地不知如何接话。当她意识到自己对这个未来君王的不敬时脸颊瞬间变得绯红一片,咬着嘴唇手足无措。这个时候始作俑者才似乎满意地把目光从人脸上移开,又自顾自地说起来。
  “不如说,是我太幸运了吧?”
  


  
  《王子的宫殿里住着人鱼》
  
  ※
  “我看到你了。”海滩上的少年直起身来,好整以暇地看着那个即将要潜回海面下的身影,一头棕黑色的卷发还在滴滴答答地掉着水珠,平静又掩藏不住喜悦的话语从他的唇齿间流露出来,却是惊得海中的人一个哆嗦。
  “不要躲着我了,”年少的王子朝着海面笑着,就像一个战场上大获全胜的将军,即使长时间的缺氧导致他的头还有些昏昏沉沉的。在没有收到回应的几秒之后,王子有些艰难地站起身来,摇摇晃晃地朝着海中走去。
  当冰凉的海水没过他的小腿时,海面上忽然起了一小片波澜,一个少年的半个身子出现在了海水中央,一头蜜糖色的橘发在耀眼的阳光下反射出了奇异的光芒,王子眯了眯眼睛,然后看到那个小小的身影朝着自己这边游过来。
  “你有什么事吗?”一双宝石样的蓝眼睛有些无奈地盯着眼前湿漉漉的人。
  “我叫太宰治,”王子说着,同样漂亮得过分的桃花眼笑盈盈地看着对方,“我想我们早该认识了,你叫什么名字?”
  “中原中也,”少年顿了顿,似是在犹豫要不要接下面前这个人的话,思考了几秒之后他还是有些疑惑地摇了摇头,“可是我应该不认识你——除了你落了几次水——给我找了一些麻烦以外。”
  “呜哇,中也还真是无情,”太宰闻言摆出了一副受伤的样子,“救了我那么多次,还能算是不认识吗?”
  “嗯……那应该就不算是了吧?”在海里浸着半个身子的少年迟疑了一会儿还是做出了肯定的答复。他暴露在空气中的光裸着的皮肤白皙得几乎透明,海一般澄澈又深邃的眸子里闪烁着些许不解,“你为什么总掉进海里呢?”
  “诶……?当然是为了求死啊,倒是你啊中也,为什么每次都把我救上岸呢?”
  “哈?那是因为……如果有人类死在我们的地盘上的话会很麻烦啊!”
  “人类?”太宰治敏锐地捕捉到了他想得到的信息,但还是以他精湛的演技演出了十成十的惊讶。
  “难道你不是人类吗?”
  “这个……”意识到自己暴露了什么,橘发的少年一下子变得支支吾吾的,漂亮的脸蛋也染了些红,见太宰治眯起眼睛细细打量着他,那目光像是要把自己连皮带肉地剥干净看看自己到底是什么一样,索性心一横,摆出一副骄横得不可一世的模样,“本王子才不是你们人类这种低等的生物,
  “——我可是高贵的人鱼!”
  “这么说,是尊贵的人鱼王子殿下喽?”太宰挑了挑眉,强忍着笑出来的冲动,满脸戏谑地上下打量着对面的“生物”。
  “喂你笑什么!你不相信吗?”对面显然没料到对方会是这种反应,自小久居高位的骄傲让他对这种轻视的表现无法忍受。他生气地甩了甩一直藏在水下的尾巴,用力拍打在海面上溅起了一片浪花,飞溅起来的水滴有些落到了太宰治的脸上,让后者的模样又狼狈了些。
  “这样看来中也真的是人鱼啊?”
  “那还能有假?”
  “我还以为都是些传说呢,那么童话里讲的人鱼公主变成了泡沫的故事也是真的吗?”人类的王子一下子展露出了符合这个年纪大小的孩子般的好奇心,但语气多少也掺杂进了些嘲弄。
  “什么?哦,你是说那个啊……”自称人鱼的少年摆了摆手,像是不忍心戳穿这个人类可怜的幻想一样,“只是一个传说罢了,不过我们的王城里倒是还有她的雕像。”
  “……那也没有能让鱼尾变成双腿的巫师吗?”
  “没有。”
  “得不到爱情的人鱼会变成泡沫也是假的?”
  “骗人的。”
  “那就是说你们不能变成人类了?”
  “啊……倒不是说这个,”中也歪了歪头,思索了一会儿,“如果愿意的话的确可以,毕竟我们可是海神的后裔,”说到这里小小的人鱼王子又露出了满脸的自豪。
  “——但是没有人鱼会这么做的,这简直愚蠢至极。”
  “……那中也会这么做吗?”
  “不会!”
  “诶……这样啊……看来是不会有漂亮的异族小姐姐会和我殉情了。”
  “……”
  人鱼王子简直后悔死了自己救起了这个烦人的家伙。他不耐烦地撇过头去,却正好看到了海滩那边朝这里跑过来的一小群人,其中有一位小姐衣着华贵,头上脖颈上手腕上的珠宝首饰反射着耀眼的光,明明打扮得并不适合做大动作,却跑得比谁都焦急。
  “啧,那些人是来找你的吧?”
  “啊,是我的未婚妻,”太宰朝那边挥了挥手,“很漂亮对吧?”
  “是啊,很漂亮。”人鱼面无表情地向着海中心退了一步,翻了个身子一下子消失了。
  王子看着海面上泛起的波浪渐渐平静才转身回到浅滩上,眼睛还是弯弯的。
  “呦,我们迷人的小公主是和母后一起来的吗?”
  洋娃娃一般精致可爱的女孩子却不领这一套,她嘟着小嘴摆出一副生气的样子,有些埋怨地朝他喊着。
  “治哥哥!你再不回城堡里姑妈要生气了!”


  人鱼族的小王子回到了自己的宫殿,脑海里还满是太宰治的那些垃圾话。自己一定是脑子坏掉了才会三番五次地救那家伙,中原中也这样想着,开了一瓶红酒,是父王上次去参加海神大人的聚会时带回来的礼物。他还小,原本是不能喝酒的,但是今天遇着那个混蛋莫名地窝了一肚子火,就想干点什么不能干的事泄泄愤。
  他故作成熟地摇晃着装着暗红色液体的酒杯,眼见的却是那个人类王子穿着湿哒哒的白色礼服朝着他坏坏地笑。
  「人类都是些狡猾的东西。」
  他又想起了城里的那座人鱼像。
  是什么时候开始遇见那个混蛋的呢?大约一个月前有个人类从海的上面落了下来,可是那天海面上明明平静无风,也没有航船驶过,怎么看也不像是落水的遇难者。中也虽然疑惑,但还是摆动着鱼尾向那个人游去。
  看上去是个十几岁的少年,双眼平静地紧闭着,倒不像是多么痛苦的样子。虽然父王明令禁止自己和人类接触,但看着怀抱里的人身体纤弱的样子,也不像能抓走自己的主儿,反而是自己,本身作为异族气力就比普通人类要大得多,偏偏又碰上了个瓷娃娃似的,中也都要担心自己把人拖上岸去会不会不小心把他勒死。
  第一次没出什么意外,人鱼把人放在海滩上,趁着他还没有转醒就返回了海底。
  过了些日子当他都要忘记这回事的时候,又有人掉进海里来了。
  还是一样的白色衣装,长长的睫毛低垂着,就像睡着了一般。人鱼咬了咬牙,又一次半抱着他浮出了海,只是这次这个人的双臂不知何时环上了他纤细的腰,人鱼把他好好地放在岸上准备离开时才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出这个人的怀抱。
  人鱼不该上岸来的,没有了海水的力量,他们漂亮的尾巴几乎派不上任何用场。中原中也有些后悔自己多管了闲事,如果这个时候有其他的人类出现,他一定会被他们抓去的。
  正当他为为此紧张不安又不敢过分挣扎以免惊醒身下的人类时,腰间的手终于松开了。人鱼族的王子大松了一口气,但低头一看少年就要睁开眼睛转醒,顿时慌不择路一下子扎进了海里。
  太狼狈了。作为一位高贵的王子太狼狈了。
  如果再有下次,不,不会有下次了,如果他再从上面掉下来我绝对不会再去救他了,我发誓。中也忿忿地想,幸好这种危险又丢脸的事情没让其他人鱼发现,不然自己丢了作为王子的尊严不说,单单是因为犯了规矩就要被父王狠狠地说教一通然后关上几天禁闭的。
  这太冒险了,而且简直是愚蠢到了极点。王子点了点头,似乎下定了决心。
  但这种决心很快就被现实打了脸,当中也再一次把这个害人鱼的玩意儿扔到海滩上时,他都想扇自己两巴掌。
  行吧,这次也趁这混蛋没醒赶紧回去吧。年少的小王子这么想着,无奈地叹了口气,结果一转身就被叫住了。
  “我看到你了。”
  妈的,他中原中也这是造了什么孽,他只是一条善良的人鱼而已啊。
  干脆破罐子破摔吧,这混蛋还能吃了他怎么。
  “总之,你下次沉海换一个地方吧,我不想捞你了。”
  “我还没有怪你打扰我入水了呢,还是说,中也不忍心看着我死掉呢,”自称太宰治的家伙嬉笑着一张脸,中原中也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真是条好鱼呢,中也。”
  好鱼?中原中也一瞬间有想把眼前这个人的头摁进水里待上几十分钟的冲动。
  他的头现在有些疼,可能是那瓶红酒的后劲上来了,也可能是因为脑海里全部都是那个太宰治。中原中也觉得有些累了,他把自己扔在干净柔软的大床里,只想好好睡上一觉。
  ——下次就让他那个漂亮的未婚妻去捞他吧。
  
     然而中原中也又错了——不定时地骚扰他似乎成了太宰治的习惯,从那之后几乎每过上个几天他就得被迫被太宰带到岸上去,拖着一条不属于人类的尾巴和一个混蛋靠在海边的石头旁像两个三岁的孩子一样斗嘴吵架。
  “中也为什么没有从海里带回来螃蟹?”对方质问他的样子理直气壮。
  “我为什么要带那种东西?”
  “因为我想吃!”
  “想吃就自己去买啊,你们人类的市场上不是什么都会卖吗?”
  “可是我想吃中也为我捉来的、刚刚从海里捞上来的、新鲜的螃蟹!”
  “那种东西没有!”
  时间久了,中原中也也知道了这个人的身份,知道了他的城堡,知道了他头脑好得非人能及,知道了他的子民同样敬仰他如神祇,知道了他喜欢螃蟹,知道了他讨厌狗,也知道了他身为王子却久居海边的真正目的。
  什么啊,原来是在寻找儿时一眼惊鸿的珍宝啊。
  中也仔细地想了想,这片海他也是知根知底的了,珍宝是有,的确也不少,可当他把自己能看上眼的宝贝一一和太宰细说,却总是得到对方的摇头否认。
  “不是这个哦,中也,我说的不是这个。”
  太宰治罕见地苦笑着。
  后来这就成了中也在太宰身上猜不透的一个秘密。只不过那之后他也没再问过——既然不是自己知道的那些,他也帮不上什么忙了。
  中也也见过太宰那个未婚妻几次,那位小姐不常来,每次的穿着都同样华贵,精致的珠宝闪着有些刺眼的光。有时候身边会有一位美艳的夫人,眉目间和太宰有几分相似,但也只是了解到这里了,他不能被更多的人类看到——人鱼的五感比人类要敏感得多,每次他们到来他总会先一步离开,太宰不说,没有其他人知道他的存在。
  太宰也从不主动和他提起自己未婚妻的事情。
  大概是不太愿意和其他的人分享自己的心上人吧,中也想。
  开始的时候他也会无聊地问太宰一些事情,这个奇怪的人类王子总是喜欢把“自杀”“殉情”这一类阴郁的词挂在嘴边,现在时间长了也不再提起了,果然是因为有了那位可爱的小姐,人生都变得晴朗起来了吧。
  爱情可真是个好东西啊,人鱼王子想。
  他一时间竟有些羡慕百年前那个肯为爱奋不顾身的姑娘。
  他和太宰治一起看落日,黄昏的晚霞洒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本是一幅极好的光景,结果他被身边那个混蛋嘲讽说自己一头柔软的橘发活像一个烂橙子。他二话没说抬起尾巴一下子就把那个恶趣味的人类扫进了海里。
  他说,太宰治,你是不是你们人类里最王八蛋的那个?
  那人在水里咕噜咕噜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估计也不会是什么正经话。
  太宰治总是想摸他的尾巴,理由是“中也的尾巴看上去滑腻腻的好恶心啊”,然后意料之中地被脾气暴躁的人鱼锤了脑袋——人鱼王子的尾巴可是这世上最完美的,这早已是海底世界的共识了。
  “中也真是暴躁,一点都不像童话故事里那么温柔可爱,真是给你们人鱼丢脸。”
  “我如果不温柔早就把你的脑袋捏爆了,你这个混球。”
  “哇呜,那真可怕。”
  “……啧。”
  太宰治简直就是他的灾难。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虽然两位王子在一起总是吵吵嚷嚷的,到底也没真到能“一手捏爆对方的脑袋”或者“捉回去剥皮炖汤”的程度。中原中也也习惯了这个祸害隔三差五地骚扰他的事实,心情好的时候竟也真的会带几只新鲜螃蟹给那个人,看着他眼睛顿时闪闪发光的德行暗自得意。后来有一天他们如同往常一样坐在沙滩上,太宰治却难得有些沉默,末了才缓缓地开口。
  “中也,我大概要回到王城去了。”
  “嗯?是去度假吗?”人鱼王子倒也知道一年中太宰会有些时日回到那边待上几天,美其名曰“度假”。
  “不是的,我马上要过十六岁了,要回去和父王学习处理国事了。而且——
  “那边传来消息说,他们要开始筹备我的婚事了。”
  湛蓝色的瞳孔顿时缩紧了一下,蒙上了些不知名的颜色,没有落在太宰治的眼中。中原中也开口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语气倒是出奇的平静。
  “是吗?不会再回来了啊……”
  “也许有空还会回来的。”
  “不,你可别再回来了,总是见着你那张脸我都要吐了。”
  “中也原来这么讨厌我啊。”
  “是啊,讨厌到希望你马上就消失,没人骚扰我也是乐得清静。”
  太宰治没再说话。
  “啊,如果我心情好——虽然这对我来说简直糟透了——”人鱼摆摆手跃进了海中,海面上一下子起了一层水雾,阳光照下来出现了彩色的光晕,随后连着鱼尾一起消失在海中不见了。
  “——会再见面也说不定。”
  没过几天,王子就离开了。
  一个月后王子回来了,他没能见到那条人鱼。
  后来王子得了闲工夫又回来过几趟,人鱼还是没有再出现。
  后来那片海上再也没有人鱼出现过。
  王子有些生气了。他派人日日夜夜守着那片海,一有什么奇怪的生物出现马上捉回来。
  “剥了皮炖汤。”他说。
  可是什么都没有。
  王子的耐心在日复一日的无趣与等待中迅速消磨殆尽,他下令重整王国的皇家海军,不顾国王的强烈反对准备亲自带兵征讨北方海域附近的国家——虽然海军团的骑士长只因为劝阻说北海海路凶险就被拖出去砍了脑袋这种事情说出来有些危言耸听,但张贴在王城门口白字黑字写明了王子要重新组建亲卫队的告示也是真真切切。
  大家都觉得他们那个神一样的王子疯了。传说北方的海是神妖异族生活的地方,近百年来不知多少王国的船队在驶过那片区域时船毁人亡——这种事在这个国家无人不晓。
  王子只是冷漠地笑笑。
  就在他准备动身的前一天,城堡里大厅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守门的士兵有两个倒在地上,其余的死死地攥着剑对着那个不速之客,却没有人敢上前。
  “我从外面来,听别人说你疯了?”皮靴踩在地板上的声音在城堡的大厅中回响着,来人一身黑色军装,暗色的帽子压得很低,一头张扬的橙发却像一团火似的从王子原本黑漆漆的眼眸一路烧进了他的心坎。走到大厅中央那人才抬起头,冰蓝色的眼眸还是那片海的模样,他高扬着嘴角像是准备看一出好戏,仅仅是站立着那副桀骜不训的样子都令士兵守卫胆寒。而接下来这个陌生青年的话却是让他们瞪大了眼睛更加不知所措。
  “——不要命了?我的王子殿下?这次我可不会再救你了。”
  
  ※
  太宰治镇定地挥退了其他人,几乎是一瞬间原本就略显空荡的大厅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不错嘛太宰,看来你这个混蛋王子还有两下子。”中原中也环顾四周,墙上挂着的都是世界级的名画,房间的角落里堆满了各式各样的奇珍异宝,标准的人类王宫——充满了奢侈的华丽。
  “所以说,”他转了个身,靠在了刻着浮雕的柱子旁,侧着头看着太宰,“为什么要去北海?”
     lof最近真的很严格orz 
     
  “所以你还没回答我你为什么要去北海。”中也推了推怀里毛茸茸的脑袋,不想却被抱得更紧了些。
  “滚远一点儿,回答我的问题!你知道那里很危险吗?!”
  “知道,”怀里的人似乎有些委屈,“但是我想着,中也可能会在那。”
  人鱼王子的心好像被什么撞漏了一拍,他有些不好意思地咂了咂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如果我没在呢,如果你个混蛋真的死在那了呢,你的国家怎么办?”
  “国家什么的无所谓啊……”
  “哈?你个混蛋还是这么不靠谱啊?”
  “这点中也不早就知道了吗?”
  “……不过话说回来,我在王城里好像还没有听说起过你的王妃呢。”犹豫了一会儿,中原中也终于将困扰自己的疑问提了出来。
  “没办法啊,王妃不见了,大婚没办法举行啊。” 身旁的人颇为无奈地叹了口气。
  “……那你把她找回来了吗?王族联姻什么的,出了差错很麻烦的吧?”
  “嗯,还好他回来了。我刚刚决定下个月就举行婚礼呢。”提起这个,中也看得出来太宰的心情非常好,仿佛下一秒就能愉快地哼起他那不成调子的歌来。
  “那个,如果你有什么想要的,嗯,海里的宝物什么的,我可以送给你。”人鱼的眼神有些黯淡,但随后他就又摆出了那副骄傲的模样,“就当是人鱼族送你的结婚礼物吧!”
  “诶?真的吗?”太宰王子的眼睛闪闪发光。
  “当然!我们人鱼可是非常讲信用的!”
  “可惜我没什么其他想要的了呢。”
  “你从小就在找的那件珍宝找到了?”
  “嗯,找到了哦。”
  “这样啊……”人鱼的沮丧写在了脸上,太宰治看在眼里。
  “不过如果中也以后能每天都给我做新鲜的螃蟹也是可以的哦。”
  “……那种东西没有!”
  “诶?中也是骗子,刚刚还说守信用的……”太宰的话里话外像是攒足了失望,转过了身子背对着他。
  中也看着窗外清晨刚刚升起的太阳,张了张嘴还是什么也没说。
  「“你为什么想使用神力呢?”
  “我想去人类的世界找一个混蛋。”
  “你不该这么做,这是个愚蠢的想法。你应该知道使用神力会缩短你的寿命。”
  “我知道,可是人鱼不是能活好几百年呢吗——我只要能陪着他死去就好了。”
  “如果他不能和你在一起——你将会受到永世痛苦的诅咒。”
  “我不在乎代价,
  ——只要能在他身边。”」
  他想,代价他已经尝到了。
  这大概是作为人类能感受到的,最痛苦的事情了吧。
  人鱼王子翻了身下床走到窗边,接下来该做些什么呢?他看了看窗外玫瑰色的云块,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可笑。他被突如其来的巨大难过所淹没,以至于忽略了太宰那稍微动脑子想想都能察觉出的狗屁不通的逻辑。
  床另一侧的王子露出了计划通的微笑。
  
End.


  “父王,今天该轮到你讲睡前故事了哦。”有着和太宰相同发色的孩子眨巴着蓝汪汪的大眼睛向父亲撒着娇。
  “诶……又轮到我了啊……”沙发上的王一动不想动,“父王今天累了,可以去找爸爸吗?”
  从浴室里飞出的拖鞋不偏不倚正中目标,“妈的太宰好好哄着孩子!”
  “是是……”太宰治揉了揉脑袋,这才慢吞吞地从宽大的沙发上直起身来。
  “走吧,我们去你的房间,我想想,今天讲一个王子和人鱼的故事吧。
  “王子有一座宫殿坐落在大海的边缘,年幼的王子喜好安静身体孱弱这件事大概在王宫中人尽皆知,偏偏国王的城堡还建立在最繁华的城中央。国王宠爱他的儿子,命人寻了一片修养的好地方建起豪华的宫殿,专门供王子消遣疗养。小王子得知这个消息什么也没说,当下收拾了行李带着一小众下人就搬了过去,一年四季除非必要时候几乎不回王城里来,倒是王后总是隔些时日就要过去“巡视”一番。
  那个时候十一二岁的王子还没有现在这般绅士有礼,也不会笑盈盈地招人开心——当然作为王子他也没必要那样做,平日里只会冷淡着一张脸,下人们稍有不周就会面临着被驱逐甚至被处死的危险——照顾这位王子也的确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苦差事。
  没有办法,他们只当他是生来就养尊处优骄纵惯了的——王子本就是独子,何况从小就显现出了过人的优秀天赋——这更是让国王大喜过望,简直将这个孩子宠到了心尖上,以至于在小王子七岁生日那天登上了王国最豪华的游轮出海,亲自下海寻觅最稀有的珍宝来讨小王子的开心。
  接下来如同每个故事都会出现的一样,出其不意的事情发生了,当所有人都沉浸在宴席间推杯换盏愉悦轻快的氛围中时,他们的小王子不知被海上的什么吸引了注意,竟翻过了船周围的护栏在侍女的惊呼声中径直地跳入了看似风平浪静的海中。”
  “小王子在船上看到了什么啊?”
  “看到了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
  “不能让别人去拿吗?”
  “不能哦,这是只有通过小王子自己努力才能得到的宝物。”
  “那小王子最后拿到了吗?”
  “当然了,所以现在安安静静地听故事,好吗?”
  “等小王子再睁开眼时,自己已经躺在了沙滩上,身边围了很多人,但他还是一眼就看到了藏在远远的岩石后面的一个橘黄色的小脑袋,然后他……呀,睡着了呢。”
  太宰治轻手轻脚地给床上已经熟睡的孩子盖好被子,悄悄地退了出来,径直走进了水汽氤氲的大浴室里。
  他最珍贵的宝物惬意地躺在宽敞的浴池里,漂亮的尾巴一甩一甩的,舒服地眯起了眼睛。
  

双城:

现在给大家表演狂甩鼻血
(太牙白了

双城:

太宰:再啾一口
中也:躲(嫌弃

双城:

告诉你们 她俩真的是一对儿...是意大利人 不是俄罗斯人....

原up还没回我 我就在评论里把他们的facebook主页贴出来吧...

这俩真人糖我都吃...实在太甜了...(不过这样感觉我都有点儿stalker了???哎呀呀 太色气了 我快受不了了...